办事指南

话题:海外移民推动悉尼人口创纪录的增长 一年內超过10万人搬进悉尼 ...

点击量:   时间:2017-05-15 18:23:29

海外移民推动悉尼人口创纪录的增长仅2017年,就有超过10万人搬进了悉尼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新数据显示:这些新居民大多定居在所谓的“民族聚集区”,但他们的活动范围则从中心向外扩展开来 悉尼大学城市与环境地理学教授菲尔·麦克马纳斯(Phil McManus)说,近期的人口增长集中都在悉尼,这增加了对工业或未利用土地再利用的压力,但这些途径都不是长久的,增加人口密度、让城市向周边扩张是较为稳妥的解决方案 自2007年以来,HouthBube Bay-Silverwater、Concord西部-Strathfield北部和Waterloo-Beaconsfield等曾经的工业区,新居民的数量几乎翻了一番 “面对每年10万人的新增人口,我们当然需要迎接一些挑战——比如他们在哪里工作,他们的交通纽带是什么,我们如何为这些人和其他500万生活在悉尼的人提供良好的城市环境质量”麦克马纳斯教授说 2017年,悉尼海外移民的数量增加了84700人,但与墨尔本不同的是,离开悉尼的人比搬进来的人多,净减少了18100人大多数人离开悉尼前往新南威尔士州其他地区(40000人),14400人离开悉尼前往墨尔本麦克马纳斯教授说,这些转变是由于悉尼的高生活成本 悉尼西北部的“增长区”(River Stand,凯利维尔,RousHill)和西南部(LeppuntTunes)继续迅速扩大人口,Leppington现在的人口比2007增加了16352人(增长了263%) 悉尼还有一些地方,最近2007年以来人口减少了 悉尼西区,2017年在 Claymore附近居住的人比2007年少了648人,Erskine公园的居民减少了437人自2007年以来,悉尼西南区Menai附近的Illawong有超过5%的人口流失,Menai的人口也比十年前减少了353人 这些改变是由于一个地区的“生命周期”中“空巢效应”出现的麦克马纳斯教授说:“大人带着孩子们搬进这些郊区,当孩子们长大并在别的地方组成家庭时,人口结构就发生了变化” Parramatta地区是新南威尔士州人口变化最大的地区,该变化有三大衡量标准:最多的新移民数量(2840人),最高地自然增长率(出生人数比死亡人数多565人)和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之间最多的迁出人口(1434人) 悉尼各地的人口迁移集中在一些郊区,如Parramatta和Auburn,为成千上万的新移民提供了“缓冲垫”而其他人口增长的郊区,如Kellyville,则为人们迁移的旅程提供了更持久的落脚之地 西悉尼大学城市规划副教授Awais Piracha说,Parramatta是许多悉尼移民的首个落脚点,因为这里有方便的公共交通和现有的南亚民族社区,可以为新移民提供支持网络 Piracha说:“这些移民的第二站是悉尼西北区、等他们存了够了买房子的钱,就会搬往Kellyville、Rouse Hill和其他增长地区”同时,我们也可以从数据中看到,一些地区出现了过多的移民,或者人口密度太高,人们决定搬往其他区域 人口流动最大的区域是Kingsford和Kensington的东部郊区,人口流动数量分别为877人和606人排在第三、四、五位的都位于悉尼西南区,分别为 Lakemba,743人, Campsie,642人和Auburn,626人 Piracha说,人们担心大量的移民会给道路或就业带来压力,种族集聚还会影响社会凝聚力,这是个“感知的问题” 他说:“这些民族集居地,例如Cabramatta,可以成为旅游热点或美食聚集地在当前的民粹主义政治环境中,我们认为人们“感知的问题”很容易升级,虽然目前还不是什么大事,但未来它有可能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人口统计学家Liz Allen博士说,澳大利亚依赖海外移民,目前的吸纳移民的举措是“正确的” Allen说:“任何减少移民的举动都可能对澳大利亚的经济造成影响我们依靠移民来弥补当地人口在特定领域缺乏的技能,或是当地人不愿意接受的工作” “问题是澳大利亚的人口分布不太科学可能会存在特定种族或文化比例较为集中的地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逐渐站稳脚跟,获得了更大的信心,就能向其它区域迁移,购买房产,为更持久的发展付出努力” ABS人口统计主任Anthony Grubb说,这些最新的人口数据是首次包括自然增长率(出生人数比死亡人数)与国内外移民数量的数据 他说:“现在不仅可以看到一个地区的人口有多少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