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8旬老兵苦寻50年前老战友 欲还6尺花布情

点击量:   时间:2017-08-09 08:12:43

  唐敦烈从军照   年逾八旬的唐敦烈老人依然精神矍铄     达州7月20日讯 50年前,他和战友依依惜别,而后发现战友悄悄在自己的包袱里塞下了6尺花布那时候,这可是一份贵重的礼物!从此,他觉得自己欠下了战友一份沉甸甸的情谊50年来,他一直想找到战友还这份人情可是半个世纪过去,战友依然杳无音讯日前,他带着最后一线希望找到记者,请求记者帮助他寻找战友     8旬老兵倾诉“最后的心愿”     日前,一名四川渠县老人找到记者,向记者倾诉自己“最后的心愿”     他叫唐敦烈,渠县流溪乡人,今年已满80岁,看上去却还精神矍铄“我和战友分别50年了,欠他的情不知何时才能还上”老人说,自己今生最后的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见战友一面,“除了还情,还有叙旧,我要请他到我家做客,我会用本地最好的酒来招待他”     四年战友情亲如兄弟     1953年,唐敦烈参军入伍,成了一名穿梭在青藏高原上的汽车兵还是在成都新津县新兵训练的时候,他就和来自重庆江北县的战友石海富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训练结束后,两人同时被分派到汽车20团4连3班当汽车驾驶员     石海富小时候家里很穷,没读过什么书,几乎不识字,给家里写信都只能口述后由唐敦烈代笔“但他身体比我要好些,有时候他就帮我干一些体力活,”唐敦烈老人回忆说:“他还经常帮我洗衣服,一直把我当作大哥那样尊重”     部队运输物资,两人总是同时执行同一运输任务“那时候青藏公路的路况不是很好,加上经常都是连续几天执行任务,战友间往往要相互配合才行”有时候经过一些危险的路段,两人就先下车查看路况,然后设计出通行方案,“哪里该开快点,哪里该开慢点,都要研究好,”唐敦烈告诉记者:“一般都是他走前面,我跟在后面”两人在路上相互照应,配合得很默契,还带动了整个运输队,“每次任务都完成得很漂亮”     “连长都说我们两个是穿连裆裤的”回忆起当年亲如兄弟的战友情,唐敦烈老人脸上浮现着开心的笑容     四川新闻网达州7月20日讯(记者 靳廷江)50年前,他和战友依依惜别,而后发现战友悄悄在自己的包袱里塞下了6尺花布那时候,这可是一份贵重的礼物!从此,他觉得自己欠下了战友一份沉甸甸的情谊50年来,他一直想找到战友还这份人情可是半个世纪过去,战友依然杳无音讯日前,他带着最后一线希望找到记者,请求记者帮助他寻找战友     8旬老兵倾诉“最后的心愿”     日前,一名四川渠县老人找到记者,向记者倾诉自己“最后的心愿”     他叫唐敦烈,渠县流溪乡人,今年已满80岁,看上去却还精神矍铄“我和战友分别50年了,欠他的情不知何时才能还上”老人说,自己今生最后的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见战友一面,“除了还情,还有叙旧,我要请他到我家做客,我会用本地最好的酒来招待他”     四年战友情亲如兄弟     1953年,唐敦烈参军入伍,成了一名穿梭在青藏高原上的汽车兵还是在成都新津县新兵训练的时候,他就和来自重庆江北县的战友石海富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训练结束后,两人同时被分派到汽车20团4连3班当汽车驾驶员     石海富小时候家里很穷,没读过什么书,几乎不识字,给家里写信都只能口述后由唐敦烈代笔“但他身体比我要好些,有时候他就帮我干一些体力活,”唐敦烈老人回忆说:“他还经常帮我洗衣服,一直把我当作大哥那样尊重”     部队运输物资,两人总是同时执行同一运输任务“那时候青藏公路的路况不是很好,加上经常都是连续几天执行任务,战友间往往要相互配合才行”有时候经过一些危险的路段,两人就先下车查看路况,然后设计出通行方案,“哪里该开快点,哪里该开慢点,都要研究好,”唐敦烈告诉记者:“一般都是他走前面,我跟在后面”两人在路上相互照应,配合得很默契,还带动了整个运输队,“每次任务都完成得很漂亮”     “连长都说我们两个是穿连裆裤的”回忆起当年亲如兄弟的战友情,唐敦烈老人脸上浮现着开心的笑容     为还情苦寻战友50年     没想到,这一别竟是50年!回到驻地的第二天,唐敦烈就突患感冒,数天高烧不退,连队送他到雅安部队医院一检查,才发现他得了严重的胸膜炎     经过四个月的治疗,唐敦烈的病情才基本好转,不得不回到老家疗养在医院期间,他打听到石海富也复员了     “我一直想还他的情,”唐敦烈总觉得那六尺花布受之有愧,一直想寄回给石海富“可是那时候通讯不发达,根本没办法联系”     其后,唐敦烈在老家结婚生子,后来成为了渠县流溪乡的一名代课教师他多次委托在重庆工作的老同学打听石海富的消息,但每次都更添失望因为原来的江北县已经改为渝北区了,“现在是个开发区,很多老居民都搬迁了,所以没办法查找到石海富这个人”     唐敦烈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石海富,他多次通过114查找到重庆一些部门的电话,希望他们能帮助寻找老战友,可是始终没有喜讯传回     进入80岁以后,寻找石海富的心情更加迫切“我不想带着遗憾入土,”唐敦烈说:“就算石海富已经不在世上了,我也想见到他的后人”     他也曾找过媒体帮忙今年4月,有媒体报道了此事,可是没有后文     “石海富是一名伤残退役军人,渝北区民政局和武装部应该有他的信息才对嘛,”唐敦烈迷惑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