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财富是柄双刃剑:农民因拆迁一夜骤富后无所适从

点击量:   时间:2017-10-04 02:42:33

            前不久,一名在浙江杭州城郊生活长大的大学生来编辑部反映说:自家所在的小村,村民们原本种菜为生,虽谈不上富裕,但小村宁静祥和前几年,村民们因拆迁补偿而富起来后,村里的祥和被打破了,不少人终日无所事事,有靠打麻将度日,有的甚至染上了毒瘾,村里的各种矛盾也多了……     他很困惑:“财富,带给我们的究竟是福还是祸”     就此问题,笔者展开了调查     财富是柄双刃剑:拆迁让农民一夜骤富,无度挥霍也让人一夜返贫     杭州江干区某镇,原是钱塘江北岸的一个农业镇2003年以来,随着杭州城市东进步伐的加快,这里建起了客运中心、地铁站,迎来拆迁高潮这里的农民除了得到上百万元的房屋拆迁补偿款之外,还按照每人60平方米的标准分配了安置房,户均分配住房最低2套,最多4套     “祖祖辈辈地里刨食,哪天不想过好日子啊!没想到一下子就成了百万富翁,该好好犒劳一下自己了”买高档数码产品,吃山珍海味,穿貂皮大衣……一位王姓拆迁户的消费观并不是个例还没拿到拆迁款,老王就把原来自己抽的十几元一包的“利群”换成了四五十元一包的“中华”钱一到手,他给自己和刚学车的老婆各买了一辆30来万元的小轿车这两辆车子,现在多数时间只是在家里的车库待着     村里一位干部说,大笔的钱盲目消费掉后,村民中有些已“钱袋空空”,靠房租度日     财富确实是一把双刃剑!拆迁补贴,让农民过上了从未有过的幸福生活;然而,面对从未有过的巨额财富,不少农民不知所措,只顾眼前,得过且过还有部分人沉湎于赌博,甚至染上毒瘾某社区的许某原先做豆类生意,经济情况在当地属“上乘”拆迁后,他拿到上百万的拆迁补偿款和两三套房子,就停了小生意,从此吃喝嫖赌、醉生梦死,没几个月跌落为村里的“破落户”债主天天上门要债,许某东躲xizang,耄耋之年的父母每天以泪洗面     这个镇目前记录在案的吸毒人员比2003年翻了一倍一位镇干部说,当地拆迁户一夜暴富后又因为赌博、吸毒等原因而返贫者,保守估计有10%     据了解,因拆迁安置款引发的财产纠纷、家庭纠纷这两年也在大幅增长去年,镇司法所调解的因安置引发的分家析产纠纷就多达20来起,占调解总数的两成     农村的婚姻相对比较稳定,但面对拆迁带来的巨额利益,不少拆迁村出现了“闪婚”、“闪离”、“闪孕”等怪象有村民反映,有人到外村入赘,离婚后回到村里,分走钱,立即复婚,还有的人正好相反,拆迁前结婚,拆迁后又立即离了婚     这些乱象不仅危及家庭稳定,也影响社会和谐     管理失位、生活方式剧变,让拆迁农民无所适从     “拆迁农民”问题频出的背后,反映的是农民传统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受到冲击甚至被颠覆,新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亟待重建过程中出现的阵痛     一方面,与农民自身素质有关;另一方面,有关部门管理失位也不容忽视村民们普遍反映说,这些年,村一级组织的管理职能在弱化拆迁前只知道要他们配合,催他们拆迁;拆迁后村变成社区了,忙着通大路、造高楼,村民们的素质教育无人过问,社区的文化活动也乏人张罗     一位老村干部说,一切都已经变了,以前的那一套已不适合新形势,工作该怎么抓,确实是懵懵懂懂江干区一位街道干部也坦言:“由于拆迁,社区800多户居民都分散在各个地点租房住,要找到人都很困难,甭提帮他们组织一些活动了搞文化建设也要等完全安置后才有精力,时间起码两三年”     “学好三年,学坏三天”,拆迁后的头3年恰恰是引导失地农民步入社会发展正轨的关键采访中了解到,有不少拆迁户不甘心坐吃山空,想做些投资,然而由于缺乏理财经验,有些人把钱投给了私募基金、企业,结果“错误投资”,一辈子的心血付诸东流     一位拆迁户向记者透露,镇上一个包装厂以高额的利息从农民手中借来拆迁款进行融资扩张,但是刚好碰上了金融危机,企业垮台这家企业欠下了7000多万元债务,其中欠拆迁户5000多万元,保守估计,上百个拆迁户遭了殃     多少年了,习惯于稼穑耕耘;而今,这一切都成了过去手中呢,又攥着大把的钞票,该怎样去生活不少拆迁农民感到迷茫一位镇干部介绍,当地被征地拆迁的农民中“4050”劳动力占近四成左右,但有固定职业的不足1/3囿于拆迁农民的能力,政府能为他们提供的就业岗位只能是一些清洁员、保安之类的服务型岗位但是,几百万元的拆迁款再加上几套回迁房,靠房租、靠村集体经济分红都能有不菲的收入如此,就业心态发生变化也就在所难免拆迁农民中,许多人宁愿失业也不愿干保安保洁工作“难道开着好车扫大街去丢不起这人!”有农民这样说     没有固定的职业,难免精神空虚而精神空虚,便给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那些放高利贷的人知道你是拆迁户,手里有钱,便开始打你的主意,引诱你去赌博、引诱你去吸毒,手头钱不凑手就先借你5万、10万,爽快得很开始还让你尝点甜头,可一旦踏上这条路想回头,就很难了”一位社区干部说当地警方对于城郊村一带的“黄赌毒”现象先后开展了好几次打击行动,但效果并不理想杭州城郊一所小学的家庭情况调查表上,父母职业一栏,有的孩子竟写:“打麻将”     要让农民不是“富裕一阵子”,而是“幸福一辈子”     拆迁农民的生存状况已引起了社会学界的广泛关注浙江省社科院一位杨姓专家深表忧虑:“支付补偿款征地,是让农民交出了世代拥有土地的权利,一夜暴富表面下,实质是一夜顿失永久立身之所一旦拆迁农民因为挥霍征地补偿款而返贫,许多问题会转嫁到政府和社会身上,影响社会稳定和发展”     随着城市化进展,新一批的农转非人口正在各地诞生如何把拆迁农民的短期富裕变成长期收益、让他们不是“富裕一阵子”而是“幸福一辈子”呢     有专家指出,目前,我们的社会对征地补偿还大多是“一锤子买卖”、“一次性买断”,普遍缺乏对征地农民正确的消费和投资引导意识,甚至对失地农民的警示教育都做得还不够对此,他呼吁:地方政府要完了地,还要从头到尾管好人     该怎么管某镇有个拆迁村为了防止村民一夜暴富后挥霍一空,村委会研究后决定,将每个村民7万元的房屋预期购置款由村里代为保管但是,这个做法遭到了村民们的坚决反对:“我的钱为什么要你管”去年,这个村2000名安置人员联名写信,要求返回这笔款“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过去重‘娘舅’,现在能重啥”一位拆迁安置村的村书记焦虑地反问     不少专家呼吁:拆迁人口管理的制度化建设迫在眉睫这种制度,既要涵盖他们的精神生活,也要涵盖他们的物质生活既要帮助他们转变思想、提高综合素质,也要关心他们的就业状况、提高他们的就业能力同时,这种制度还要帮助拆迁农民完成从农民向城市居民身份的转变     欣喜的是,杭州已经开始就此进行探索在拆迁人口众多的杭州江干区,区政府已经发布了一份关于加强失地农民管理工作的专门文件,对如何帮扶失地农民提升素质、增强创业就业能力、完善就业服务平台建设等等均作出了详细的规定……     这些政策会带来怎样的效果我们期待着!